lof日更我尽量,咕咚,双队长,星顺,顺星都磕,爱互攻强强,关注需谨慎。

  暮色酒歌  

【咕咚24h/21:00】别哭,我的懂

  李懂最近有点烦,被家里人催婚催得烦透了,原本可以休的假期他也向首长回绝了。

  回去了又能说什么呢,让他随便跟个女人相亲结婚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懂有些颓然的坐在训练场的地面上,刚刚运动过后的身体,血液都还沸腾着。

  缓缓的喘息着平复心情,不累吗?当然累了,刚刚憋着一口气,还不觉得,这会整个人都有种精疲力尽的感觉。

  也不嫌弃地面的冷硬了,就这么躺了下去。

  一阵很轻的脚步声,李懂躺在那里没有动。

  一双半新不旧的军靴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微微调整了一下视角。

  “你怎么来了?”

  队长不是说这人出任务去了要过几天才会回来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任务提前完成就回来了,起不来?让哥拉你不?”顾顺一脸坏坏的笑,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懂。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李懂麻溜的坐了起来,顾顺有点悻悻的收回迈出去的步子,今天是偷袭不成了。

  “我回去洗澡了。”李懂丢下一句话几乎落荒而逃。

  平日里训练室的人本来就不多,在休假的时候就更不会有人了,顾顺望着李懂的背影笑了,未免自己大笑出声他又剥了一个口香糖放在嘴里嚼起来。

  甜甜的,一如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  *  *  *

  “儿子啊,跟你说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听啊?别忘了明天早上九点!”

  电话里传来的女声也不等李懂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李懂将手机丢到床上,哗啦一下拉高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真的很烦啊!他一点也不想去相亲,他根本就对女人没兴趣好不!相什么亲!

  越想越有种抓狂的感觉,顾顺回到宿舍就看到床上缩成一团的人,连头都蒙住了。

  这样可爱的李懂可真是难得一见啊!

  顾顺心里乐了,走过去将人从被窝里扒出来。

  “你也不嫌热?”

  虽说已经过了九月份,白天的温度还是挺高的,这么裹着瞧瞧脸都有点闷红了。

  李懂嘴皮动了动,没有说话将被子又拉了上来盖住头,他拉上来顾顺就扯下去,一次两次……

  终于李懂恼了,呼噜一下坐了起来。

  “你够了!!!”

  “来,跟哥说说出什么事了?”

  “……”李懂瞪着他语塞。

  这种事情要怎么说啊,根本说不出口,李懂更加烦躁了,偏偏这人还刨根问底的非要问。

  顾顺本来以为这次自己逗逗他就能让他说出口呢,可最终无论他怎么逗李懂还是闭口不言。

  第二天李懂没有回去成,因为天才亮他跟顾顺就接到了上级的任务。

  在南海的Y城,这里有一个小镇,有一伙常年走私毒品的犯罪团伙想在今天日落之时准备走渔船运输走一批毒品。上级指示让他们同蛟龙二队全体一起前去配合当地的警察一起实施抓捕,务必不能让他们开船逃去别的国家。

  李懂和顾顺没有犹豫就出发了,这相亲的事情自然而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  *  *  *

  破旧的小镇,看似繁华其实当地的青壮年很少。

  这里交通不发达,年轻人为了更好的生活纷纷远离家乡去别的城市做工讨生活。

  失去了青壮年的劳动力,留守的全是孩子和老人,自然而然的更加的贫穷,平日里只能靠扑鱼来维持生计。

  李懂和顾顺潜伏着的地点就是一栋三层的破旧小楼,在行动之前警察已经悄悄的撤离了这周围的居民,他们待的这栋楼的主人更是如此。

  从他们这里朝正北方看去,那是一片大小不一的作坊,做什么的都有。

  其实这样的地方实施抓捕困难很大,因为四周巷子里的道路太繁杂,这个镇子又临海,一旦打起来敌人很可能会四下逃窜。

  李懂半蹲在墙体后面,顾顺将狙击枪搭在他的肩头,这样的姿势让顾顺笑了。

  “是不是很眼熟?”

  李懂正一心一意的拿着望远镜在观察四周,听到这话顿了下,几秒钟后他的耳垂微微红了。

  顾顺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无法压下去,甚至笑出了声。

  李懂的耳垂红得更加厉害了。

  那一次简直是他这辈子最出糗的时候,事后被这个家伙说教子弹是躲不掉的,自己暗暗加强训练强度不就是想让他知道自己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么,偏偏这家伙尽然还提起,李懂心里呕死了。

  “你真的不打算说说前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

  “我们可是最好的搭档,有什么事你完全可以跟我说的。”

  “……”

  这事是能随便说的吗?

  在李懂越来越在意身后这个人的一举一动后,有些话他就算是烂在心里也不想说出来。

  顾顺跟他不一样,李懂的家庭只是普通的小康之家,而顾顺呢,他家里可是打从爷爷那一辈就从了军,典型的红三代。

  他家里自然对他报有极高的期望,如果因为自己而让他的履历上出现了污点,他就算是死也无法弥补。

  所以,自己喜欢他的事情要如何说出口。

  为了不再继续想这件事李懂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观察敌情上。

  嘭!

  不远处传来了枪声,听那声音离他们这里非常的近,顾顺神色一敛,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李懂:“六点钟方向,在蓝色小楼的二楼,看到第二个小窗了没?”

  顾顺:“窗帘后面?”

  那栋小楼的二楼一共有五个窗户,而每个窗户的窗帘都是半拉着的,房间里还摆放了不少植物盆景,如果不是他们的思维反应够快还真的发现不了异常。

  【狙击手小心,线人报告对方有狙击手。】

  “收到,我们已经发现他了。”顾顺说着稍稍动了一下调整了个角度。

  远处不断的传来密集的枪声,越来越近,突然,两人谁也没有想到有一枪在李懂的耳边响起。

  “趴下!”

  第一时间顾顺按着李懂趴在地上,而后第二枪第三枪不断打在他们作为掩护的墙体之上。

  “走!”

  顾顺果断的选择了撤离,已经暴露了再躲下去那可就是找死了,两人压低了身体几乎是贴在地面上匍匐前进。

  “对方不止一个狙击手,子弹是从好几个地方打过来的。”

  “先离开。”

  顾顺隐隐的觉得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因为他听到了楼下传来的脚步声,就是不知道是友军还是敌人。

  两人都换了一把枪,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找到一个拐角处隐蔽了起来。

  一楼不断的传来交火的声音,片刻后交火声稍微小了些,他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这时耳机里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顾顺李懂你们在哪?】

  是这次抓捕任务的负责人之一,顾顺对这个声音还算熟悉。

  “三楼通向二楼的一个拐角。”

  【你们小心,我们马上支援。】

  “收到。”

  交火声突然大了起来,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李懂握着枪,呼吸都放轻了。

  【敌人已经击毙,顾顺李懂撤!】耳

  机里的男声比刚刚的声音哑了几分,这种变化很难区分,如果是不了解的人只会以为是嘶吼过后的哑,顾顺想说等等,李懂却率先走在他前面准备撤离。

  【顾顺李懂!】

  李懂:“收到!”

  顾顺总觉得那声音有点不对劲,外面的脚步声更近了,顾顺已经顾不得再多想,几乎是爆发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李懂前面。

  嘭!

  子弹打到肉里的声音,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飞溅到了李懂的脸上,李懂闭了闭眼睛,有几滴血飞溅到了眼睛里。

  嘭!

  又是一声枪响,紧接着身体倒在地上的声音。

  眼前的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李懂几乎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有些木然的看着那倒在楼梯口的尸体,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裂了。

  “顾顺?顾顺!!!!”

  一如上次罗星中枪一般,李懂脑子里嗡嗡作响,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眼睛里看到的。

  血噗嗤噗嗤的从顾顺的胸口往外冒着,怎么堵都堵不住。

  “陆琛!陆琛?”李懂喊出口才反应过来,哪里有陆琛呢,他慌乱的捂着顾顺的伤口。

  他不明白,怎么就突然这样了呢?!

  顾顺眼前在发黑,已经有些看不清李懂的样子了,他抬了抬手想安慰他一句。

  可是好累啊……

  “别……哭……”

  彻底陷入黑暗的时候顾顺还在想,李懂说不出口的事是什么呢,本以为能等到他亲口说的,现在么。

  黑,眼前彻底黑了,连声音也没有了。

  再见了,我的懂。

  宝贝,别哭。

  

  

评论(31)
热度(125)
© 暮色酒歌 | Powered by LOFTER